梣奕

怀才不够

垃圾字居然被当作配图了
感激不尽

Scar:

#梗源空间。#
#王道荒唐#
#雷狮被迫皇袍加身杀死故人。

[degenerate.]

不忠,感情的善变,疑惑,自相矛盾.......人情所有的欲望,不安,都像世界一样古老,可人们还是一副大惊小怪故作天真的伪善面孔。

“嗤......帕洛斯那混蛋。他怎么说的来着。”

耳畔王庭所谓最后的恩赐不紧不慢地流淌着,恶犬沙哑的声线像极了当年那个离开的骗徒,挑上怜悯与戏谑。

王死死咬住下唇,颤抖着双手接过廷臣手中银白的匕首。冷不丁对上跪伏者们狂热的眼神,许久不曾有什么波动的心还是意料之外的,猛地一坠。

他低着头不去看十字架上被锁住要害的那位故人此时狼狈不堪的样子,发疯似低声默念着当年早已被遗忘的差不多的父亲教诲,却一个字都进不到脑子里。汗水浸湿额发自鬓角无声滑落留下冰冷的水痕。

“执行人民的意志,陛下。”

他的臣民。还有台阶下面无表情的少年冰冷的声线。

他听见身后的周围的乃至耳畔的催促,萦然环绕仿佛是真正来自地狱的召唤。身体不受控制一般僵硬地向前移动,他终于抬起头去看那双从刚刚开始就难得平静的透过散下的长发看他的眼睛。

——杀了我。
——履行你的使命。

就连他的眼神也在这么说着。雷狮不是头一次——恨透了这个国家 恨透了所谓的王道恨透了自己作为国王的身份。

渺小软弱。毫无用处——

也保不住所珍视之物。

——力量就像把剑。给予掌控生死的权。

“英雄,得杀死龙。”

王低头,看向手里的匕首。那群愚昧的以他此时的痛苦为乐的渎神者——卡米尔亲手塞进他手里的刀刃,雷狮清晰地记得执行审判的前一天晚上卡米尔将它塞进自己手里。然后连着自己的手一起握在掌心。然后贴近心脏。

【你还记得吗。大哥。】
【我,我们。都不会伤害您。】
【如果会的话,请不要犹豫。】
【请不要犹豫。】

——现在。他做着曾许诺的事。他把这把剑亲手送向自己的心脏,连同最后能得到的友人的温度一起。

泪水晕染的一片模糊中,王无力的将刀刃一点点没入罪人的心脏。他终于没能忍住将头低低垂下压抑着声音无声痛哭,他感受到佩利试图挣开手臂替他拂去眼角的泪水——这真是种罪孽。

——若不是贪恋这一丝属于这个世界最后的温暖我才不至于这幅下场呢。佩利被关押的时候雷狮来过。只能远远地看着他,他却眨着眼格外轻松地问他。

“这也是命令嘛。老大。”

总是要有人得成为那条龙的。年轻的国王——要想不成为被丢弃的标志,只能做那个英雄。

“你还是这样。真好。”

佩利低着头尝试勾起一个笑容去看雷狮那双盈满了泪水的眼瞳。是干净的。

“这是命令吗。”

他又问了一次。声音很轻很轻。划过王的心脏。

疼。

人群的欢呼随丧钟响起。那钟声只响在的雷王星国王的心里——

【您知道——什么是爱么。】
【爱就是——我亲手将剑塞进您手里。】
【却还在担心着血弄脏了您的衣服会不会有人为您清洗。】

“我有罪。”

“懦弱。不忠。背叛。”

这是年轻的王夜夜低泣着祷告的内容。

他再也不会用那双手去挥动宝剑。那双曾将刀刃一点点送入他心脏的手。

总有一方等待一方面临死亡。他终于成为了自己最厌恶的影子。

王道荒唐。

雷狮海盗团的手写★
讲道理我画画还不如写字好看

御总的文配字。

“王道荒唐。” @Scar

占tag

生日花全员

NO.01金——冬紫罗
花语:占有欲

御总的Mr.Lion,占tag致歉
我觉得我写字和画画一样 @Scar

二云爹!!!!!!!

二云:

奕哥的古埃及海盗团设定  摸了雷总 🙏🙏🙏画不出万分之一的好!!!

05.13安迷修生日快乐



P2正片!(你在说什么

海盗团全员古埃及pa完成!
P1全员,P2拉•雷狮,P3赛特•帕洛斯
佩佩和卡卡的大图见上一条